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透视
法院用功,这家企业活了!
  发布时间:2020-09-18 14:22:00 打印 字号: | |

“点火”

2020年5月18日

晋城市阳城县后则腰村

随着一声掷地有声的口令

一条沉寂2年之久的

陶瓷地砖生产线被重新点燃

红太阳

晋城这家4年来

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明星企业

终于在几番波折后

迎来了凤凰涅槃

出席点火仪式的阳城县县长史小林说红太阳在阳城法院的主持下重整成功标志着阳城陶瓷迈出全新步伐

危机重重,

明星企业深陷债务漩涡

阳城陶瓷历史悠久,始于秦汉,兴于明清,其中后则腰村乔氏琉璃最为有名,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创办阳城县红太阳建材陶瓷有限公司的乔月亮就是乔氏琉璃的传承人。

2012年,雄心勃勃的乔月亮投资建设了当时全省范围内首条800×800规格的地砖生产线。

凭借着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当地陶土资源的优势,乔月亮的生意做的红红火火,红太阳也成为阳城县陶瓷行业的龙头企业。

 

阳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部副部长 李松莉

“因为他们祖祖辈辈就是以陶瓷为生的,所以说这家企业在我们这边也算是传统产业的升级版,他的生产线是最先进的,也是规模最大的。”

面对这样的势头,乔月亮决定乘势而上,扩大规模,上马第二条生产线。红太阳自有资金只有两三千万,而企业扩张需要数亿元。没有足够的资金,又不能从银行贷出款来,乔月亮便开始许以高额利息为回报,四处筹集资金。凭借乔月亮在当地陶瓷业数十年积攒的盛名,数百人拿出家中的积蓄借给他。借款金额高的达到上千万元,少的也有十余万元。

 

2014年之前,是乔月亮的红太阳是最火爆的时候。但是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大,企业管理水平亟需提档升级。囿于红太阳是家族企业,缺少合适的管理人才,管理不善。加之国内市场对日用陶瓷的需求的下降,整个陶瓷行业的整体利润都在下滑,乔月亮的红太阳没能经受住这场市场风暴,资金链断裂,到期集资款本息无法兑现,职工工资也不能正常发放。

阳城县建筑陶瓷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白军峰

“他在资金链不好的情况,成本越高。一时间,大量债权人、企业员工纷纷到阳城法院立案,要求红太阳公司进行债务清偿、发放工资等,红太阳全面陷入债务危机。”

2016年,红太阳的两条生产线相继熄火停产。祸不单行,红太阳的法定代表人乔月亮因为伙同他人挪用公款2000余万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企业经营进一步恶化。

 

根据审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4月,红太阳明显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执行过程中,阳城法院优先解决农民工问题,对红太阳部分厂房设备和产品进行了查封,通过变卖红太阳现有库存产品等方法,先后三次给付部分案件申请人工资达260余万元,这对于1300多个债权人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三年来,法院除了执行资金260万元外,再无其他办法解决执行案件,农民工随时都有上访的隐患;与此同时,更多的集资户也陆续到法院诉讼。
面对查封的红太阳大量设备、产品无法变现,生效法律文书变成了当事人手中的一张张“白条”。针对红太阳的群众上访案件不断增多,部分执行案件申请人情绪出现波动,不稳定因素越来越大,执行工作一度陷入了僵局。

 

阳城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部副部长 李松莉

“我们政府是相当着急的,因为这家企业原来就是我们的龙头企业,它的成败也能影响到我们整个陶瓷产业的一个发展。”

2016年10月,由阳城县政府协调成立工作组,对债权债务进行登记,同时,建议债权人组成新公司对红太阳组织复产。但是,运营不到半年,后红太阳的窑炉再次熄灭。
2017年2月28日,面对债权人纷纷上门,红太阳的股东为躲避追讨,以一块钱的价格将所有股权转让给同村上无父母、下无子女的五保户元某并将其变更为法定代表人。
而在同一天,乔育板、王存富、阳城县山鑫陶瓷有限公司等债权人分别代表部分债权人以债转股的形式投资3000万成立了阳城县巨金投资有限公司,将红太阳财产接管,再次组织点火恢复生产。但是,短短3个月,由于经营管理和各方面债权人意见不统一等原因,红太阳再次熄火停产。随后,阳城县巨金投资有限公司于2017年至2018年期间,对外两次招租,试图将红太阳交由他人经营管理,均没有成功。
自此,红太阳的炉火再没有点燃。根据审计数据显示,红太阳生产之初投入2.7亿元,但其高息借贷负债金额达6.8亿元,债权人多达1300多个,高息借贷最终将红太阳拖垮。

 

府院联动,

困难企业重现一线曙光

在此期间,法院用变卖红太阳现有库存等方法,先后三次给付部分工人工资达260余万元。但这对涉及红太阳公司执行标的金额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一方面,债权人迫切要求拿到欠款;另一方面,企业疲于应付接踵而至的诉讼。红太阳走到执行转破产程序的关口。
依照法律规定,如果企业资不抵债可以申请破产,但是要启动破产程序必须由债权人或者债务人提出申请,但是双方均未提起破产申请。法院征求申请人的意见时,他们明确表示不希望红太阳破产,希望有一天红太阳的炉火能够再次点燃。
企业自救的路走不下去了,执行转破产又遇到了瓶颈。阳城县法院对红太阳把脉问诊、综合研判后,认为红太阳作为阳城县唯一一家拥有地砖生产的企业,设备相对完整,只要对路子,一定还有机会重生。法院的想法也得到了阳城县政府和企业所在地凤城镇政府的支持。

执行法官   常志江

“所以我们就萌发了一种想法,能不能通过县里或者通过我们法院,向全国或者广东各方面,山东这方面有经验的这些企业跟人家主动通过县里面出面,或者每年召开陶博会这个机会,有没有商家能看上这个企业。”

2019年1月,阳城法院第一次以红太阳的名义发出了招募战略投资人的公告。来自四川、山东、广东的四家企业报名,最终因租赁费等原因,未能成行。
2019年5月,“形同虚设”的法定代表人元某去世,红太阳系列执行案的开展变得更加艰难。即便如此,阳城法院执行法官仍然没有放弃。红太阳公司在成立之初是当地最大的生产企业,其中一条地砖生产线投资1亿多,为当时北方陶瓷生产线规模最大。如果该企业进行破产清算的话,不仅大量债权人利益无法保障,也造成众多优质资产流失。“若此时启动破产程序,等于是把企业往死胡同逼。”案件承办人常志江与执行人员对此案进行风险评估后,看着空置的厂房和生产线,他们想到了由法院主持,将红太阳交由申请人对其实施“强制管理”。
运用“强制管理”模式,一来保证了红太阳公司不会分崩离析,同时也保全了众多债权人的权益,维护了社会稳定。然而因“强制管理”涉及评估、核实、公告债权,对外招租,委托管理等程序,仅凭法院一家无法完成。借助构建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大格局,阳城法院针对红太阳案件启动执行联动机制,由阳城县政府、阳城法院、凤城镇政府、后则腰村村委成立工作小组接管红太阳公司,统一对外招租。就推动红太阳尽快恢复生产,达成了由县政府负责招商引资;法院负责财产的查封管理;凤城镇负责资产核准;后则腰村负责周边协调的意向,力争为经营者营造一个放心的投资生产环境。

 

精准析案,

法院确定最佳托管方案

2020年4月7日,阳城法院再次发布《关于公开招募民事执行强制管理人公告》《关于公开招募投资人公告》,为红太阳在全国范围内公开招募战略投资人,并在晋城市范围内公开招募公司管理人。

招募公告发出后,一个来自山东临沂的企业家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季正富,做陶瓷多年,早有向外发展的意向,他带领团队专程前来阳城考察。

季正富综合分析了红太阳的情况,他认为红太阳在气、煤、原料天然条件有比较明显的优势,但在产品设计、配套机械、人才、宣传等方面存在短板,问题主要出在经营上,凭着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让红太阳起死回生。

阳城县大富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  季正富:

“这个厂整个的设计配套还有它的定位都非常好。我现在改造起来,那我的产量,我的质量都得提升了,其实他的东西,这条线就活了。”

“我看中了这个厂,看中了整个阳城的环境,还有它天然的优势,为什么不敢承包呢?它这个负债这么多,面对的就是债权人太多了,而且还有工资人,还有五六百人,如果说政府不出面委托法院,没有人做这个事情,肯定的。”

季正富的犹豫使招募战略投资人计划又一次陷入了困境,可红太阳厂里的设备却等不起。时值4月中旬,雨季即将到来。所有人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红太阳的窑炉已经几次点燃几次熄灭,受损严重,如果再不点燃,经过这个雨季,可能就会彻底报废,到时价值上亿元的生产线就会变得一文不值。

如何打消投资人的顾虑,从法律层面给季正富吃一颗定心丸,让他在阳城安心投资?关键是为红太阳找一位合适的强制管理人。执行法官想到了由法院主持,将红太阳交由申请人对其实施“强制管理”,启动执行联动机制法院负责财产的查封管理;凤城镇负责资产核准;后则腰村负责周边协调的意向,力争为客商营造一个放心的投资生产环境。然而实际操作起来,事情进行的并不顺利。

执行法官   常志江:

“法律规定,强制管理法律规定就是说交给申请人管理,交给申请人管理,我们现在执行案子是36个案件,必须36个案件里面的申请人一致同意交给哪一个人,这36个人也形不成一定的意见,所以说我们走强制管理这条路,我们法律上遇到了障碍,也没有好的办法突破。”

4月22日,晋城中院组织全市法院审判执行专家为红太阳问诊把脉。根据晋城中院提出的指导意见,阳城法院对红太阳系列执行案重新梳理后,三次组织红太阳复产的巨金公司再一次进入大家的视野。据了解,巨金公司整合了红太阳96%的债权。
“能否由巨金公司代表红太阳及债权人与山东双森公司签订协议,由法院监管债权债务分配?”这一提议,让大家眼前豁然开朗。经过征求各方意见,均表示同意。

 

阳城法院执行局局长   张国旗:

“法院就像医院,医院是治疗人体的生理疾病,法院是治疗社会的行为疾病。面对濒临破产、执行不能的“僵尸企业”,不能一破了之,一卖了之。要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通过充分发挥自身职能,让生病的企业起死回生”,用法治的手段助力这些生病的企业重回市场。力争办理一个案件,救活一个企业,安排一批就业,保障一方民生。”

 

重整成功,

跑出战疫时间的加速度

4月26日,巨金公司代表红太阳及债权人与山东双森公司签订协议。自此,山东双森公司成为红太阳的战略投资人,红太阳公司正式更名为阳城县大富陶瓷有限公司。项目总投资1亿余元,计划完成两条生产线的技改升级,生产各类内墙砖、地砖。
随着大富陶瓷有限公司生产线的点火启动,濒临破产的公司起死回生,资不抵债的企业重新投入生产,600多名工人复工就业,1300余名债权人的利益实现有了希望。
山东双森公司的董事长季正富说:“如果没有法院提供的法治保障,我不会有这样的勇气和信心。”
看着阳城大富陶瓷厂第一批地砖正式下线季正富信心满满的说:“三个月后,我们将会启动第二条生产线的点火。项目建成后,年生产量可达2400万平方米,预计实现年产值5亿元。同时,7000余万元地砖包装等配套生产线也即将上线。如果红太阳的战略投资能够成功,我们将考虑对周边其他陶瓷企业进行投资。到时将会拉动运输等周边相关产业的发展,解决一大批劳动力的就业问题。”
窑火再次点燃,工人再次返岗,债权得以保障。从“红太阳”到“大富”,是晋城市两级法院积极探索、创新案件处理方式的过程,更是人民法院协同当地政府和管理人共同为“红太阳”把脉问诊,寻求重生机会的过程。这既关系到红太阳的未来,也关系到阳城陶瓷产业的再次振兴发展,更关系到阳城经济的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是“一破了之”,还是再造重生,考验的是晋城法院的整体司法素能,也是检验人民法院运用法治手段营造良好营商环境、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的一次“大考”。
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山东双森公司的成功试水,让众多投资企业看到了投资信心,鉴于大富陶瓷厂运行良好,来自山东的多家陶瓷公司目前正与阳城县开发区招商部洽谈投资事项,并就陶瓷产业提档升级初步达成5.2个亿的投资意向。
阳城陶瓷,将由此掀起一场品质革命。

红太阳的涅槃重生

既关系着

一家民营企业的未来

也关系到阳城陶瓷产业的

再次振兴发展

更关系到当地经济

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

“一破了之”?

还是再造重生?

考验的是

晋城法院的整体司法素能

运用法治的手段

助力红太阳重回市场

正是人民法院运用法治手段

营造良好营商环境的生动实践

 

 

编辑:韩喃楠

来源:晋城中院


 
责任编辑:陈伟

法院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晋祠路一段88号      邮编:03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