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月夜思绪
从中国古代的“家文化”看法院的离婚纠纷
作者:李慧芹  发布时间:2019-07-02 16:19:13 打印 字号: | |

  那夜,继朋友圈铺天盖地关于蓝月亮科普之后,我看见了血月。出生三十年来,见多了月圆月缺,却是第一次看见血月。俯身问同样赏月的五岁儿子:刚刚月亮去哪里了?是被天狗吃掉了吗?他笑语:才不是呢,爸爸说是被挡住了!再问:可是月亮为什么变成红色了呢?是不是被咬得受伤了?儿子顿时语结。这样的天文奇观,小孩子如何懂得,我握了握他在夜色中微凉的小手,抱他回客厅。

翌日晨曦中,因为手头尚有一些工作,于是赶个大早去上班。天际,一轮如玉盘般的圆月正在西沉。突然就入了神,脑中唯有一句古诗迸出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随即苦笑,站在法院大门口发这种感慨,真是有些不识时务。来这里的人们,很多走进去的时候还是夫妻,走出来的时候,却已再无瓜葛。虽然只是一个基层法院,一年之中,却也要决定几百个家庭的命运。在法院工作之前,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个家庭分分钟分崩离析。

一晃在法院工作将近六年了,我一直在徘徊,不知道应不应该成为一名法官。我自认平凡,虽然有一定的法律知识积累,然而社会经验并不丰富。人家数十年的夫妻关系,如何凭借一条单薄的法条定乾坤?就算能够心中有丘壑,世事洞察人情练达,圆滑处理各类矛盾,难道真的就可以挥下判笔、落下法槌,决定别人的悲欢离合?

翻开法制史,透过厚重的历史云烟,我们也能看到古人对于婚姻的审慎,对于家庭的珍视。我大中华礼仪之邦,对于婚姻的重视,首先体现在“六礼”程序上,繁复的礼节,充分说明古人对家庭的重视和对婚姻的一丝不苟。在古代社会,婚姻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很多人大婚之夜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妻子或者夫君。然而,就在那样的年代,更多的人能够做到白头偕老、举案齐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观念深入人心,虽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良配佳偶,但是已经组建了家庭,便要珍惜。

珍惜的不只是缘分,珍惜的是整个中国的家文化。即使迫不得已断绝夫妻关系,古人也格外慎重。古代男权社会,女子地位低下,以夫君为天,休妻是断绝夫妻关系的最主要形式。然而古人对休妻,也是有所限制,并非随意处置。“七出”“三不去”虽在某种程度上是出于对宗法伦理道德的维护,但的确也体现了古人对婚姻家庭和谐的重视。

然而,历朝历代,有恩爱的夫妻,也有无论如何也走不下去的,婚姻和道德都无法将两个相互排斥的个体硬生生地捆绑在一起。走不下去的,历代有走不下去的办法。在盛世大唐,“义绝”被规定为强制离婚的条件,所谓“义绝”是指夫妻情谊已决。唐代还有“和离”的规定,即“若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不坐”。也就是指如果夫妻在感情上不相投合,双方愿意离婚,法律不予惩处。明朝对于“义绝”有了新解:“义绝之状,谓如身在远方,妻父母将妻改嫁,或赶逐出外,重别招婿,及容止外人通奸……”

在历史中游走,思绪和笔触有些凌乱。当今社会思想多元,人心浮动,“闪婚”又“闪离”,多少孩子在一夕之间成为单亲家庭,眼泪、哀求、咒骂,都阻止不了曾经枕边人离开的决绝。

在民政局办理离婚证的,大多和平协商解决,然而一旦走上法院,便意味着对立的开始。一个家庭的摇摇欲坠,大抵门口的石狮子冷眼旁观得最多。离婚官司打到法院,同时处理的还有财产和子女,法院该如何处理?《婚姻法》条文很明晰,而现实中的婚姻家庭往往迷雾重重,“清官难断家务事”,历来如此。然而判决离婚的还是很多,一次不准离婚,六个月后第二次起诉。法院的法官见得太多了,娴熟地驾驭着庭审,与判决无关的废话即刻阻止,从当事人带着怨气的唠叨中迅速挑出与判决结果有关的内容,财产分配、子女抚养,都有法律规定,这是最简单的案件类型。因而,法官应当从既定的思维模式中跳出去看看,这个家庭中那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以后该怎么办?那对年老的夫妇,用尽全部的积蓄为儿子娶了媳妇,面对一纸判决,该是如何绝望。

这个多元的社会,解放了人们的个性,有些东西也随之烟消云散。去年的时候,我们单位开始了家事审判方式改革,不再叫“原告”“被告”,叫“妻子”“丈夫”;不再设置对抗的席位,开始圆桌审判;淡绿色的调解室,确实可以令人心情恬淡一些,“家和万事兴”的挂画,也的确让人心中泛起暖流。但是,那一套审判人员没变啊,既定的审判思维没变啊,社会的风气思潮没变啊,家事审判,该有怎样艰辛的路程要走。

我总是在想,年轻的孩子们从法学院出来,可以不必马上成为法官,尽管他们十年寒窗尽是饱学之士,尽管他们意气风发怀揣法治梦想,尽管法院案多人少亟待新人。他们不必太早穿上法袍,不必太早敲动法槌,他们需要历练,需要思索,需要保留最初的悲悯,他们需要了解城市、了解乡村、了解群众,如若从书本中走来,却不走向广袤的大地,如何用几页薄纸诠释每一个家庭的风霜雨雪。有机会的话,我想学一点心理学,不为洞悉人心,只为打开别人防御的寒冰,为他们送上点滴的抚慰。中国的家文化,希望能够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作者单位:广灵县人民法院)

来源:山西法制报
责任编辑:周瑞光

法院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晋祠路一段88号      邮编:030024